营口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怂老公帅不过三秒毒妯娌丧心病狂杀狗示威

2019/11/10 来源:营口汽车网

导读

连载故事《代孕妯娌》作者:枫糖第6集今天是小连载《代孕妯娌》第六集往集连载1忘了许丽这档子事?哪档子事?害她

连载故事

怂老公帅不过三秒毒妯娌丧心病狂杀狗示威

《代孕妯娌》

作者:枫糖

第6集

今天是小连载《代孕妯娌》第六集

往集连载

怂老公帅不过三秒毒妯娌丧心病狂杀狗示威

1

怂老公帅不过三秒毒妯娌丧心病狂杀狗示威

忘了许丽这档子事?哪档子事?

害她早产,害毛毛们住NICU?还是许丽明明能生,却被婆婆骗着不能生?

方涛难得受婆婆一次恩惠会动容,米芳可不会。这些事一码不归一码,不能混为一谈。

婆婆出不出钱请月嫂,这都不是她身为一个婆婆的本分,米芳历来就没要求过,也不希望婆婆为她尽这份心。毕竟任何人情都是要还的,今天她出力帮自己,改天自己就得加倍归还,养婆婆终老。

但是和这类奇葩婆婆,米芳并不想牵扯太多。

她从不想占任何人的便宜,也不想对伤害过自己的人付出哪怕一分。大家界限分明,最好不过。

所以,她立刻摇头表示谢绝,说这并不是钱的事儿,而是道理问题。

婆婆自己的事还泥菩萨过河没个说法呢,竟然还想着替许丽遮掩,多大脸呢?

米芳知道婆婆最担心的根本就不是报不报警说她偷孩子,她最担心的其实是多年图谋许丽家产计划落空。因此,她才不敢逼迫许丽做任何事,宁愿自己出点血停息米芳心里的怒气。

但米芳恰恰不能如她愿。好不容易抓到了她的小辫子,岂能错失?

所以米芳笃悠悠微笑:“别以为许丽这事儿谁能帮她混过去。今天我请您出马,那是敬您是一家之长。您如果不出马,那我只能走法律渠道。小区到处都是监控,许丽做的那些事一点都没少,全被拍了下来,等我出院我就报警,到时候就用不着您费心了。”

婆婆一听,立马惊呼不可以,说许丽要是吃了官司,一定会抱怨她无能,说她连自己亲生儿子都摆不平。

米芳觉得奇异:“原来您还肩负着帮许丽摆平我的任务?”

婆婆张张嘴,知道失了言,不敢再吭声。

米芳瞥了眼方涛,暗骂了声窝囊废。都是由于他这么多年有求必应,软弱可欺,才导致许丽和婆婆如此猖狂跋扈,踩在他们头顶无法无天。好在他觉悟总算不太迟,要不然哪天被啃得骨头都不剩还不自知呢。

2

米芳看清了情势,对婆婆宣布,许丽的事谁说都不好使,铁定是要报警的。先前她如果能主动承担责任也就算了,现在已没了余地了。

至于许丽的秘密,则是要看她心情了。如果将来被惹急了,说秃噜了嘴,那也是非常遗憾了。

婆婆一下子就听出了其中的威胁之意,失声反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米芳笑眯眯:“字面意思。”

“你威胁我?”婆婆面色紧张了起来。

米芳笑笑:“并没有,都是事实罢了。”

婆婆喉头1窒,表示对抗不了米芳的伶牙利齿和刁钻心思。

思忖片刻,她终究1咬牙,提出了个交换条件:“这样好了。我保证从今往后,不再打你孩子的主张,也不没事出现在你眼前惹你烦,还会想办法劝许丽给你赔礼道歉,但你得答应我,不能把你大哥的事告知许丽!”

米芳一听就乐了:“这事儿我可不能现在答应你,总得见到效果再说。”

婆婆面有难色,眼光从米芳脸上转移到方涛脸上,求救之色甚为明显。

方涛避不过,只好清清喉咙劝米芳:“你也别太难堪妈了。许丽拆迁以后脾气见长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你和她对抗都没讨到便宜,何况妈一个老人呢。”

米芳一个眼刀扫过去,狠厉道:“那不好意思,只能报警了。你能咽的下这口气,我可咽不下!敢情受罪的不是你,而是我们母子仨!”

方涛被噎得说不出话,只好讷讷道:“其实这事儿……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
婆婆失望的双眼瞬间又充满希望:“对嘛对嘛。”

方涛不敢重视米芳,手握成拳,放在下巴处干咳了两声,才态度含糊道:“如果将来事成后,能有我们点好处的话,我们帮着守旧秘密也是可以的……”

3

米芳震惊了。她万万没想到,在这个当口,方涛居然和他妈算计到了一起,竟然也想染指许丽的家产!

这可是事关她和孩子们受的苦遭的罪啊。她这是荣幸,正好碰上了程阳。如果没有程阳呢?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
如果真的无可挽回,他现在还有闲心在这里和他妈一起去算计图谋?

米芳忽觉有些可怕。方涛对钱财的渴望,远远超乎她的想象。

她终究明白为什么方涛成为爪牙,替方江瞒着那个秘密。从这方面讲,他们真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一家人。

流着相同的血,骨子里一样是吃人。

米芳不知道是否是是自己刚刚产后,所以汗多体虚的关系,这会儿她只觉得骨头缝都透着寒气,恍如有阴风刮过,冷得她1哆嗦。

她不自觉伸手抱紧了怀里的孩子,看向方涛,只觉得这张脸前所未有的陌生。

三言两语间,母子俩已成交。婆婆虽然有些不宁愿,但还是答应了方涛,并回头扫了眼米芳,眼神里带着些轻蔑,仿佛是在说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小算盘。义正言辞绕了这么1大圈,不就为了我这句话么?早说不就结了?

米芳失望地闭上了眼睛,不想再多看他们母子俩一眼。

等方涛送走婆婆后,回到床边,米芳都不愿多说一句什么。

方涛以为米芳也同意了,便开始畅想起未来,说早知道这样就能拿到好处,当初也不用在乎那三十万了。将来分到的怎么着比三十万多得多,还是老婆你有远见。

米芳一言不发,心似冰冷。

方涛继续眯着眼畅想:“这样一来,咱俩掌握住妈这个痛处,以后她就再也不敢对我不好了,我们万事就掌握主动权了。而且照这个势头下去,妈应当不会再找外面的孩子来继承了,毕竟没道理让外姓人白占了这天大的便宜。等将来我们这代人百年了,这些东西就都还是在我们俩宝的,想想就觉得很美呢!”

他越畅想越兴奋,还伸出手指怜爱地戳了戳闺女的嫩脸颊,满脸慈祥道:“是否是呀丫头?等你长大了啊,爸爸就给你陪送一套大房子当嫁妆,看到时候谁还敢瞧不起咱们方家人!”

4

米芳给两个孩子都起了乳名,儿子叫禾禾,女儿叫美美。合起来就是和和美美的意思。

由于身体恢复了些,米芳每天喂完善美,都会去NICU去看禾禾。

去的次数多了,程阳就忍不住出面劝她:“探视都是有规定时间的,你不用每天来白跑一趟。”

米芳不好意思地笑笑说:“我放心不下,过来走走都觉得心里踏实一些。”

程阳表示理解,安慰道:“孩子情况挺好的,说不定等你出院,就可以一起回去了。”

米芳眼睛1亮,全部人总算又有了些神采。

她刚想和程阳再多聊几句禾禾,突听身后一阵喧哗,似是护士拦着什么人不让进。

米芳回头一看,居然是许丽。

只见她乌青着脸,身后背着一个大包,全部人看起来就像是找谁打架似的,气势汹汹地杀进来。

米芳微微皱眉,知道她又是冲着自己来的,因此走过去问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许丽“啪”地一下把身后背着的蛇皮袋扔在米芳眼前,揉揉手段,呼哧带喘又不忘得意忘形:“真是人至贱则无敌,住个院都不忘勾结男医生,不愧是吃脱衣服这碗饭出身的!”

说着,弯腰伸手一拉拉链,指着里面的东西对米芳说:“不就是道歉么?行啊,我带它来给你道歉!”

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,米芳不明所以,低头一看,差点没吐出来。

蛇皮袋里装着的竟是那天扑她的那只大狗!

米芳不知道一个人到底有残暴,有多没心没肝,才会亲手把对自己非常信任的宠物给活生生打死。

她纵然怕狗,但也知道狗是最通人性的。她几近可以想象那条对她非常听话的大狗,被主人亲手打死,临死前该是怎样的失望和难过。

她历来都没想到,许丽会是如此丧心病狂的一个人。

简直猪狗不如。

这样灭绝人性的一个人,就算被人算计至死,也不值得外人多一分的同情!

5

“喏,都是它的错,我现在把它打死了,你心里满意了吧?”许丽拍拍手插着腰,愤愤不平放声叫唤着。

米芳强忍住内心的不适,问许丽:“谁让你来这儿的?”

许丽瞪着她:“谁?不就是你到处告状,非要我赔礼道歉么?行,我来了,你也见着了,我们这事儿就算了了,以后别让我再听见你到处瞎BB!”

说完,她还鄙视地冲米芳笑了一下:“要说没钱的人都小家子气呢。你说说你,孩子也没事,生孩子有保险,小孩医药费都能报销,怎样弄得好像我欠你多少钱似的,逢人就嚷嚷着要报警,要赔偿甚么精神损失!就你一个靠脱衣服起家的人,精神不知道强大到甚么地步了,还精神损失!我看方涛才得找你要精神损失才对,住个院都不忘勾结野男人,不知道这是捡了多少手的破鞋呐!”

许丽嗓门大,又带着死狗上门,程阳和NICU的护士们都已经从隔离门走了出来,并叫了保安,得赶忙把狗的尸体带走处理掉。

围观的人愈来愈多,1听到“脱衣服起家”“破鞋”这些敏感词,看向米芳的眼神都不对了。

米芳脸色刷白,不知是产后衰弱的关系,还是受了刺激气血上涌,突地身子一晃,全部人倒了下去。

程阳眼疾手快,赶忙扶住了米芳,并斥责许丽:“公众场合,请你注意素质!”

“素质?”许丽嗤笑1声,上下打量着程阳,说不上是妒忌还是泛酸,嘴上更加不饶人,“这年头还真是下河容易,上岸不湿身啊。脱完了衣服再穿上去就是良家妇女了,跟那什么苍井什么空似的,就算生了孩子成了黄脸婆了,往出一站还能有男人乌央乌央扑过来,简直了,啧啧!要我说啊,你们男人真够浮浅的,好女人一个都看不到,见到小妖精倒是一个个走不动道!”

6

许丽言辞污秽,又嗓门聒噪,加上对程阳和米芳不住地进行人身攻击,最后被保安直接架走,连着死狗一块轰了出去。

等米芳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躺在医生值班室,程阳正在电脑前忙碌着什么。

看到程阳,米芳很不好意思,起身道歉,说给大家惹了麻烦。

结果刚1起身,又是一阵头晕目眩。

程阳走过来扶住她,还没说些甚么,只听见身后一声冷嗤:“我说每天往这儿跑那末勤呢,原来是这么回事啊!”

两个人目光齐齐往门口看去,只见方涛正一脸讥讽看着他们。

米芳若无其事,问他甚么意思。

方涛其实不回话,转身就走。

米芳轻轻叹口气,抱歉地看向程阳:“对不起,让您看笑话了。”

程阳保持距离点点头,交代了她要一定心情安稳,否则对身体恢复不利。如果家里坐月子实在难以清净,不如花点钱找个好点的月子中心。

程阳弦外之音,米芳哪里不懂。所以,她点点头,表示了感谢。

走到门前,她还是控制不住多说了1句:“程医生,我不是许丽说的那种人。”

程阳抬眼看了看她,神色淡淡,却是静待下文的表情。

“我是模特出身,”米芳说,“我原生家庭不是很好,考上大学后就一直做兼职养活自己。后来电商模特火了,我就靠着兼职拍广告,才赚到了我的学费和生活费。毕业后,受之前合作公司的约请,我就进了这个行业,成了1名专职模特,赚了个买房子的首付钱。后来,我在工作中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。他不是很喜欢我出头露面,我就转到了幕后,备孕生子,直到现在。”

7

米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一个外人说这么多话。或许只是不想别人误会,以避免把这类误解带到自己的孩子身上吧。

好在程阳一直神色都很澹然,听完点点头说:“你真的很不容易。”

米芳鼻子1酸,差点掉下泪来。

她已记不清自己上一次由于别人的1句认同而有所动容是什么时候了。岁月的磨砺会让人的心变得坚固麻痹,却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她想,也许是这里是新生儿科的关系,才把人的心变得格外柔软。

回到病房后,方涛不知所踪,只有月嫂一个人在照看美美。

米芳也不多问,刚想上床补眠,就见婆婆阴森着脸冲进来,抬手就准备给米芳一巴掌。

月嫂吓了一跳,抱着孩子躲远了。

米芳身子往后1仰,随手拿起床头柜上喝剩下的水就冲婆婆泼了过去。

婆婆猝不及防被泼了一脸,恼羞成怒,尖叫着就扑了上来,要和米芳拼命。

米芳也是一路靠着自己混出来的,当年在模特圈泼妇见多了,还会怕她?

她一个闪身躲过婆婆攻击,然后伸手揪住婆婆的头发用力往下一扯,直接把人摁倒在了湿漉漉冰冰冷的床头柜上。

婆婆疼得一直吱哇乱叫,惹得病房一阵动乱。

护士们听到家属报警声赶忙跑了过来。许是从没见过还有这么凶悍的产妇,一时都有些发楞,劝她不要动作太大,免得伤了刀口。

婆婆见人来了,就一个劲儿地哭嚎着叫屈伸冤,还是隔壁床的家属笃悠悠来了句,一句定江山。

“这老太太,好像前两天还穿着护工衣服偷摸过来打算偷孩子呢!我看你们还是报警吧,这坏人变老了,对社会危害可大着呢!”

(本节完)

枫糖说

狗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,尽管有不文明遛狗现象出现,那也是养狗人的问题,并不是狗狗的错。

可一旦出了问题,就把责任交给狗狗来顶锅,实在不是正常人所为。

许丽丧心病狂,早晚会有报应。

只是,可怜的程医生被无辜扯进战局,该如何结束?

方涛开始闹甚么妖,婆婆为什么要打米芳?且看下章分解。

小可爱们实在是太给力了,一下子点了这么多赞,吓得我不吃不喝赶忙赶出来将近5千字。

嗷嗷嗷,求鼓励!求鸡血!伸伸小手继续点【在看】吧,求动力,么么哒!

枫 糖

长篇小说笔名唐之风,女性言情作家,曾出版上市《再说一次,我爱你》《我为婚狂》《约好要一起幸福呢》《你会来,我会等》《而你轻藏心底》《你是酸甜的喜欢》等作品。新书《我将喜欢告知了风》正在各大渠道热销中。

吃伟哥有什么副作用_正常人吃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天天吃

viagra服用方法

枸杞酸西地那非

伟哥保密配送吗

标签